华严经结缘网
标题

妾本惊华

来源:华严经结缘网作者:时间:2022-11-24 02:04:42
妾本惊华(一)痴痴看着金丝绢边手帕,女子只管呆住,明明狭长又好看的一双眸子,黯淡无神。这手帕,听说是个清官翰林小学士费了好些劲,才托人送到了自己手上?似乎犹豫不
妾本惊华 (一)
痴痴看着金丝绢边手帕,女子只管呆住,明明狭长又好看的一双眸子,黯淡无神。
这手帕,听说是个清官翰林小学士费了好些劲,才托人送到了自己手上?
似乎犹豫不决,女子白玉般的纤细手指轻轻捏住手帕,反复观赏着,看着看着,女子肩头不自觉轻轻颤抖。红袖掩住白皙的俊美脸庞,竟低声抽噎起来。
手帕上不过寥寥几字,如刀子般直戳自己心窝,什么心里男儿,从来喜江山,却把红萝误。什么未解青梅,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女子胡乱抹掉眼泪,也不顾坏了妆容,狠狠扔掉手帕,这学士好生无理,既知嬴王殿下少宠昭华宫,还给自己塞来这窝心的破绢作甚?难不成觉得随便几句诗文,就能得了昭华宫青睐?难不成吃了雄心豹子胆,觉得昭华宫如今式微,就敢来随便撒野?
红衣女子才意识到自己乱了妆容,赶忙对镜轻描细眉,万一嬴王殿下突然驾到,可不能让把自己这副惨淡模样瞧了去,知道嬴王殿下不喜浓妆艳抹的俗女子,红衣女子只略施粉黛而已,可镜中女子容貌,简直绝色。
长坐许久,独守空房。直到天渐渐暗下,余阳最后一丝暖意也被黑夜侵袭殆尽,红衣女子眼神幽怨,纤细手指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为什么?
眼神瞥见手绢,红衣女子疯了般直直扑上去,面白唇红,泪如雨下。
女子声音清冷,有些轻轻的颤抖,“阿碧,他叫什么?”
一直候在外面的阿碧听到女子传唤,赶忙应了一声,瞧见主子憔悴的凄美脸庞,阿碧更于心不忍,心中暗暗为主子打抱不平,嘴上应着:“回小主,姓温,温卿。”
是个陌生名字。
从未听说翰林有温姓啊。
阿碧从一旁解释道:“回小主,是个新人,很会写诗填词,前些日子在朝上挥笔写了百余首诗,眼都不眨一下呐,很讨殿下欢喜,最近风头很大呢。”
舞文弄墨的读书人,真是惹人烦。红衣女子又扔掉手绢,意态阑珊,懒懒的斜靠床榻,觉得有些冷意,随手一扯,拿大红滚金云锦被裹住自己。
(二)
今日与左祭酒告假,闲来无事,就拿出一副画像,观赏起来。男子生的俊逸,剑眉星目,风流自天成。画像还是年少四处苦读时,一老翁所赠,老翁直言乃天上月老,而自己是什么文曲星转世,画像中仙子,是文曲星君恋恋难忘的一瑶池仙女,因为多次直达爱慕之情,惹得西王母厌烦,这才贬下界来。老翁胡乱言语,自然不会信他半分,不过所画画像之人,画工的确非凡,画中女子眉如远山,眼角带笑,一身玲玲彩绸云秀裙,指若削葱根,云髻挽白云。温卿看的入迷,听闻昭华夫人姿颜如天仙,一颦一笑,不食烟火气息,可昭华夫人终究凡夫之身,一介俗尘女子,不知比起画中仙子,要逊色多少?
前些日子和左祭酒斗诗闲聊,才知晓原来心志天下的嬴王殿下,还有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夫人,左祭酒人老酒量浅,舌根也跟着大,和自己窃窃私语,说起这桩个中密事,记得当时左祭酒恨恨然,直拍大腿,恨不得自己才是嬴王殿下,恨不得和昭华夫人日日缠欢,去他娘的朝政,有这美人,江山不要也罢。
温卿扶额,左祭酒虽有时倚老卖老,却不是好色之徒,更不是什么贪色之辈,酒后胡言,左祭酒眼神与平常一般无二,全无淫邪,那这昭华夫人,能让左祭酒如此打抱不平,得是有多好?
温卿再次提笔研磨,铺好宣纸,对着画像稍稍思量,一挥而就,蝇头小楷,笔锋如刀。
再托人将这送进昭华宫,交于昭华夫人罢。
温卿也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风流作祟,还是其他,总感觉好似默默中有人怂恿自己,去接近昭华宫,去见见昭华夫人尊容。
记起三日后祭天庆典,还要入宫面见嬴王殿下,温卿才稍稍从画像中回神,把宣纸晾在一旁,继续对窗静读,微风和煦,确实是读书的好日子。
(三)
因为祭天庆典的缘故,王城热闹非凡,百官各着礼服,整齐而立,等候嬴王殿下驾到。
温卿今日一身素衣,头挽抹额,愈发显得俊逸,如遗世独立般,恍惚若仙人。
觉得无聊,温卿去左祭酒那随口找了个说辞,也不管左祭酒老脸黑如锅底,脚底抹油,先溜再说。随便逛起王城,嬴王殿下兵起邯郸古郡,发兵起义不过三百人,又北上戍疆十余年,再南下之际,已是领兵十余万,诸王无敢争锋,只能看着嬴王殿下屯兵太守,日渐兵强马壮。
温卿突然驻足,视线所及,有匾额,昭华宫。
怎到了这?温卿后撤一步,稍稍犹豫,就转身离开。
“阿碧,今日外面怎的好生吵闹?”
正给主子梳着及腰长发的内秀女子,赶紧回道:“小主,今日嬴王殿下举行祭天庆典呐。”
女子仍旧一袭红衣,听到“嬴王殿下”四字,红衣女子眼神一亮,急忙回头对阿碧说道:“快,瞧瞧我脸上有无不妥,还有衣服,怎样怎样?”
阿碧见小主脸色急切,宽慰说道:“小主的容貌,就算奴婢再看一百年,都看不够!”
“死丫头,”红衣女子伸出纤细手指轻轻提了提阿碧的耳朵,“得嬴王殿下喜欢才行。”
“哎呀,小主这副模样,奴婢女儿身都心动,更不论嬴王殿下啦!”
红衣女子起身,轻轻蹬上云雁锦绣鞋,“走,去门前看看,一定能见到嬴王殿下!”
阿碧跟着女子跑到门后,推开门。
一个素衣俊逸男子正站在门外,挠头无语。
两人视线交际,红衣女子只觉心口一阵绞痛,赶忙捂住胸口,幸好阿碧搀扶及时,才没有摔倒。
温卿方才兜兜绕绕,竟又绕回了昭华宫,正不知该如何时,大门竟然推开了,温卿第一眼,就看到红衣女子,眼下十分震惊,这不是画像中的仙子?!怎会如此之像?!
温卿略微思量,就上前作揖言道:“小生翰林温卿,不知可是昭华夫人?”
红衣女子见到这素衣男子,心下竟有一个十分奇怪的想法,竟然觉得与他似曾相识,倍感亲切。
见红衣女子不回答,温卿又问道:“那…我们是否见过?小生心下好像对您,有份格外的亲切感。”
红衣女子仍是不答,转身就要关门。
温卿见状,急忙上前,匆乱间一把抓住了红衣女子的手臂,两人肌肤接触,红衣女子心神一紧,心口又传来疼痛之感。
阿碧急声斥责:“你这人……”
不待阿碧说完,眼见红衣女子眉头皱起,温卿赶忙一把扶住红衣女子,关切问道:“哪里不舒服?”
(四)
自祭天庆典那日过后,温卿始终魂不守舍,脑海里都是昭华夫人那一身红衣的影子。
兀自叹了口气,温卿无处发愁,只好研墨提笔,打发时间。
昭华宫。
红衣女子望着天空,怔怔无言。
“小主,那…那厮瞧着也不坏…”阿碧吞吞吐吐,“就是人莽了些…”
红衣女子对着慵懒的阳光,伸着修长手指,轻轻挡在眼前,“他…写诗不错?”
“何止呐,”阿碧顿时来了兴致,像个小麻雀,叽叽喳喳起来,“听说啊,他最早扬名,是在汜亭集会,一首《定风波》震惊四座呐,后来与邯郸才子李十一饮酒斗诗,一口酒一句诗,两人出口成章,可累坏了一旁抄记的人,再再后来,就是咱们嬴王殿下在朝上接见,这温卿报咱嬴王殿下大恩,了赠诗百首,都是现场即兴所写呢!还有还有…”
红衣女子呆呆看着自己的手指,记得那天见面,也不知怎的,心口就是一阵阵的疼,还有对他的那股子发自内心的亲近,实在莫名其妙。
“阿碧,”红衣女子自言自语,低声喃喃,“你说,还能见到他吗?”
“嗯?”阿碧有些反应不过来,“小主想要见他,阿碧去喊他便是。”
红衣女子又不说话了。
可看着小主侧脸的落寞神色,阿碧有些于心不忍,心一横,暗暗下了个决定。
翌日。
换了一身合体青衫的俊朗男子,跟着眉里有颗痣的绿衣丫头,蹑手蹑脚进了昭华宫。
“夫人,在下温卿。”
“叫我…素衣吧。”
看着温卿言语举止间,有股说不出的淡定从容,自称“素衣”的红衣女子,有那么一瞬间失神。
“总感觉和夫人见过。”
“嗯。”
瞥见一旁放着一本精美订装的诗册,温卿会心一笑,“夫人喜欢诗?”
“嗯?”
温卿笑着伸手指向诗册。
素衣轻不可察的点点头。
(五)
此后每天,都会有宣纸变着法的给人带到昭华宫里来,夫人每每看着纸上的蝇头小楷,起先并无它,后来时间一久,嘴角也不自觉的扬起,阿碧终于看到小主有了些人气。
素衣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如何想法,对温卿就是发乎本心的亲近,就好像两个人之间连着一条不可见的线,把本不该有交集的两个人缠在一起。
可能,对温卿,真的有些依赖了。
好像自己都习惯了,每天都有新诗可以看,每天都可以慵懒的躺在阳光下,想想初次见面时,那人挠头的样子。
素衣闭上眼睛,最最舒心,不过恰到好处。很好的感觉。要是能一直如此,应该会挺好。
……
好些日子没见素衣,温卿愈发思念,笔下诗句,愈发情浓意浓,少有大漠边塞之类字眼了。
只是素衣身在王城里,始终也不回信,温卿别无他法,只能等。
上次阿碧带他偷溜进去,若是被发现,是要杀头的。
寒来暑往,一旬复一旬。
终于,有了消息。
是左祭酒带来的。
嬴王殿下修戈面北,上取殇阳。
昭华夫人病逝。
温卿不知道左祭酒是什么时候怎么离开的,听到“病逝”,温卿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再无其他心思。
怎么会呢?
……
王城气氛凝重,嬴王殿下每日忙碌,图谋北伐,却似乎忘了,爱妃逝世。
“殿下,臣有…不情之请。”
着一身玄衣的冷峻男子,语调上扬,“嗯?”
“臣,欲…欲拜祭…昭华夫人。”
高坐王位的冷峻男子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声音清冷,“不准。”
温卿抬头,犹不死心,“只此一次!”
“不准。”
自入仕途,进王城,温卿向来随心而动,少有弯腰低姿之态,今日,温卿头一次,感觉到卑躬屈膝。温卿五体投地,声音微颤:“臣用一生诗篇,只换一个一次!”
终于,嬴王殿下停下动作,抬眼审视起这个“一身才气直冲斗牛”的风流才子。
“一介女子,值得如此?何况红颜已经枯骨。”
温卿惨然一笑,只是以头重重砸地。
(六)
枯山孤莹。
换了一身火烈长袍的俊逸男子,呆呆而立。
听闻嬴王殿下与你,自小相识,相伴风雨二十六年。之前写诗相寄,记得还有句“青梅竹马好福幸,柴米油盐都是郎”的羡慕之说。
嬴王殿下,可以苦心孤诣图谋大业,为何不肯稍稍分心给相伴多年的青梅修缮坟地?
将免官身,不过一介草民,风流俱往矣的温卿低声,以泪掩面,哭的像个孩子。
一夜间,温卿无力而坐,须发尽白,模样苍老如耄耋。
好似回光返照,以风流著世的温才子,依稀看见一袭红衣,静静而立,好似说了什么。


你我本无缘。
惜哉难报痴情。
文曲,再见。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游芒砀山西汉梁国陵墓群 游芒砀山西汉梁国陵墓群

游芒砀山西汉梁国陵墓群梁国王陵势恢宏穿山入地一...

不在话下造句六则 不在话下造句六则

不在话下造句六则【不在话下解释】原是旧小说用来...

不堪入目造句六则 不堪入目造句六则

不堪入目造句六则【不堪入目解释】指形象或文字十...

不可偏废造句六则 不可偏废造句六则

不可偏废造句六则【不可偏废解释】指不能偏重一方...

不明不白造句六则 不明不白造句六则

不明不白造句六则【不明不白解释】形容不清白,不...

最新文章
烛影摇红 许青笺 烛影摇红 许青笺

烛影摇红 许青笺《词林正韵》远走相思,诉衷烛影摇...

浣溪沙·洗澡 浣溪沙·洗澡

浣溪沙·洗澡缭绕雾云暖气浮,飞腾流水脚升烟,飘...

清平乐 映纱雨 清平乐 映纱雨

清平乐 映纱雨《词林正韵》今宵梦顾,泪浊西窗雨。...

玉蝴蝶 点墨行 玉蝴蝶 点墨行

玉蝴蝶 点墨行《词林正韵》回眸难拾重泯,千思线梦...

渔家傲 衾几盏 渔家傲 衾几盏

渔家傲 衾几盏《词林正韵》话月眉弯萦梦短,似曾相...

清平 清平

清平青丝绕发髻,红尘赴青山。...

现代诗歌  菡翁大调豪歌行 现代诗歌 菡翁大调豪歌行

现代诗歌 菡翁大调豪歌行菡 翁 大 调 豪 歌 行 冲浪...

温柔残存 温柔残存

温柔残存相爱的两个人­彼此的眼神如此的难舍&sh...

渔家傲-镜妆面 渔家傲-镜妆面

渔家傲*镜妆面《词林正韵》雨雪纷飞思恨短,多情总...

点绛唇 鱼书尺 点绛唇 鱼书尺

点绛唇 鱼书尺《词林正韵》冷月空阶,吹眸窗咫鱼书...

友情链接

手机版 网站地图